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新闻 > 正文

CBA压缩外援出场时间本土球员即将自娱自乐?

2019-10-21
CBA将进一步限定外助出场时间 CBA将进一步限制外助出场时候

  头条号:韩暄

  10月17日晚,已经被传得沸沸扬扬的“CBA新政”终于靴子落地。这份官方公布的“CBA2.0改革”显然比之前的传言更加周全和详细,比拟于之前传言没有涉及的本土球员薪金结构调整、青训体制的升级,最受关注的“外援新政”也有了一些区别,最大的区别,无疑就是从“4节4人次”具体为“每节一人次”。

  因为“CBA2.0改革”要到2020-2021赛季才正式实施,现在确实不克判断地进行批评。但或许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联合CBA同盟之前公布的《CBA联盟“敢梦敢当”联合宣言》,“CBA2.0”的终极目的或许就是提拔中国男篮在国际赛场的竞争力。那么,收缩外助(国际球员)的出场时候,实情能不克起到晋升中国球员国际竞争力的效果?

  中国男篮败走全国杯

  中国男篮不敌尼日利亚男篮。

  8月31日到9月15日,2019年男篮全国杯在中国进行,参赛32强中集训时间最长、参加热身赛最多的中国男篮,却终极仅仅以2胜3负的战绩排名第24位。不但创造本队在男篮世界杯(世锦赛)的最差名次,而且也错失了“纵贯”东京奥运会的资格。

  活着界杯上的糟糕表现,让中国男篮一会儿陷入千夫所指的田地,在CBA联盟公布的“连合宣言”中,也同样没有回避这一点,“在方才竣事的FIBA全国杯上中国队的凄切败北,袒露出了中国篮球与国际一流水平的庞大差距”。这生怕也便是CBA迫不及待最先进行新一轮改革的缘故之一。

  可现在的题目来了,中国男篮在全国杯赛场上的败北,究竟是什么缘故所导致的?

  首场70比55击败科特迪瓦男篮的角逐,中国男篮让敌手一口气抢下了19个前场篮板球;76比79经过加时赛惜败波兰男篮的角逐,中国男篮暴露出了关键时辰实验不力、心态不稳的大标题;59比72不敌委内瑞拉男篮的比赛,中国男篮袒露出了篮板球一项上的羸弱以及心态不稳的标题;73比86不敌尼日利亚男篮的角逐,中国男篮袒露出了对于易建联的过分依赖的问题……

  总之,再加上77比73险胜韩国男篮的比赛,中国男篮的2019年全国杯之旅似乎便是一次不绝暴露各种题目的扫兴之旅,从这个角度看,“作为中国篮球的重要组成部分,负担着为各级国字号队伍运送人才的国家责任以及推动篮球活动成长、扩大青少年受众根蒂的社会责任”的CBA联赛,确实有责任为晋升本土球员的国际竞争力而转变,但照旧之前所提到过的问题,诸多转变中最直接的“外援新政”,是不是真的可以提升本土球员的国际竞争力?

  惜败波兰男篮的角逐,为波兰男篮锁定胜局的库利格和波尼特卡,离别效力于土耳其联赛和俄罗斯联赛;不敌委内瑞拉男篮的比赛,为委内瑞拉男篮孝敬15分的古里恩特,现在效力于委内瑞拉联赛……总之,仅仅从本届世界杯来看,中国男篮现在的程度,在面临二流乃至三流国际球员时都特别费劲,更别提与顶级国际球员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了——独一的破例也许是易建联。

  本土球员即将“自娱自乐”?

  对于本土球员而言,这则新政大概是“喜信”。

  从目前得到的新闻看,如果2020-2021赛季公然实行现在所发布的“CBA2.0”,那么也就意味着到了谁人赛季,大大都多半有竞争力的球队都只能以单外助出战——每支球队外援上场为2人(最多)4节4人次,每节最多一人次(任临时刻只有一名外援在场上);除八一队之外,上赛季成果排名后4位的球队,每支球队外援上场定为2人(最多)4节5人次,末尾一节最多一人次。

  要是明白没有瑕玷的话,这意味着每场角逐出战的外援,只能分享48分钟的进场时候,对于CBA而言,这的确让本土球员得到了更多的出场时间,但对于外援而言,这无疑意味着他们的进场时间进一步获得压缩。

  要是再思量到“(自2020-2021赛季开始)俱乐部可自立决定加强外助注册数量最高至4人,每场比赛最多可报名2名外助”,那些自立信念增加4名外援的球队,不得不面临这样一个有些滑稽的实际:两位外助在每场比赛只能专心递毛巾,而别的两位出场角逐的外援,但又不太需要毛巾——由于并不累。

  这样说当然是一个戏言,但这恐怕也将是到时很梗概泛起的一个现象,期近将下手的2019-2020赛季都有球队选择3外援的CBA,跟着新政撑持球队选择4外援,那些志在冲冠的“土豪”,真的不可能放弃这一新政。

  财力雄厚签下4名外援的球队,受困财力只能延续选择双外助的球队,这个新政仿佛有一丝不吝CBA“南北极分化”的意味。而另一方面,留神于提升本土球员在国际赛场竞争力的CBA,却经由压缩外助的出场时间,让本土球员大多数时候又只能与本土球员举办反抗、“自娱自乐”。

  作为中国男篮一切主力的郭艾伦,在本土球员中已经算是一个无敌的存在,但在国际赛场上的郭艾伦,其体现确实还不够镇静。因此,在CBA赛场注定继续“碾压”本土球员的郭艾伦,在未来连气儿与本土球员的对抗中或许晋升多少,同样是一个未知数。

  不但仅是郭艾伦面对着这个题目,在已经竣事的季前赛上,代表中国男篮出战男篮全国杯的大多数球员都有不错的体现,这也同样证实了这一点。这些球员最为必要的对手,或许是“波尼特卡”、“古里恩特”以及更高水准的球员。

  固然,在新政尚未实验的当下,任何展望都只能是展望。但有一点或许可以一定的是,这个新政无疑会让外助在收入不降低的条件下越发轻松,无疑会让“土豪”球队的主帅每场角逐都市陷入真相选哪两位外援出场的“烦恼”。

  如果这个新政最终导致如许一个成效,那显然也确实不克算是起到真正的结果。

  该不应限制外援

  梅杰里也成为皇马男篮一员。

  不单仅是CBA联赛,大大都多半篮球联赛(足球联赛)其实也有相应地针对外籍球员的限定政策,只不外,大大都多半联赛除了限定外助的数目之外,并不会再锐意限定外助的出场时候——球队选择外助,固然是渴望能够兴奋地充实使用这些球员。

  在2019年男篮世界杯的赛场上,西班牙男篮终极力压阿根廷男篮夺得末尾的冠军,而在西班牙男篮甲级联赛(ACB)的赛场上,他们实在也面领着外助的“烦恼”。

  据媒体之前报道,西班牙职业篮球球员协会(ABP)颠末统计发明,2019-2020赛季的ACB联赛,西班牙本土球员所占的比例仅为27%,ABP也是以向ACB发出警示。新科世界冠军的联赛,本土球员竟然只据有云云低的比例也的确是让人咋舌,ABP是以担心西班牙男篮的未来以及联赛的上座率,也确实自有必然的道理。但警示是一方面,各支球队如何选择又是别的一方面。

  坎帕佐同样效力于皇马男篮。

  就拿ACB联赛的统统霸主、皇马男篮为例。在皇马男篮本赛季的16人名单中,西班牙球员仅仅只有4位——鲁迪·费尔南德斯、乌斯曼·加鲁巴、塞尔吉奥·尤伊、菲利普·雷耶斯。而其他12名外籍球员中,不单包含本届天下杯非常出彩的阿根廷球员坎帕佐、拉普罗维托拉、戴克等阿根廷球员,也包罗刚刚从辽宁男篮转投皇马的梅杰里。

  在这12名外籍球员中,搜罗3名阿根廷球员、1名阿塞拜疆球员、1名佛得角球员、1名法国球员、1名斯洛文尼亚球员、1名塞尔维亚球员、1名瑞典球员、1名突尼斯球员、2名美国球员。因此,说本赛季的皇马是一支“多国部队”,显然是一点都不外分。

  27%的外籍球员数目,再加上堪称“多国步队”的皇马男篮,ACB的外籍球员数量不光让CBP不满,显然更是会影响到整个ACB。在本赛季已经竣事的4轮ACB联赛中,分获每轮最佳球员的差别是米罗蒂奇(巴萨男篮)、布兰登·戴维斯(巴萨男篮)、厄尔·克拉克(布尔格斯男篮)以及米罗蒂奇,而除了米罗蒂奇之外,戴维斯(美国、乌干达双重国籍)和克拉克(美国)都不是西班牙人。

  不但仅是ACB和皇马男篮,在本赛季的欧洲篮球联赛(EuroLeague)赛场上,目前高居积分榜第一位的卫冕冠军、莫斯科中心陆军的阵中,也搜罗迈克·詹姆斯等在内的9名外籍球员。

  从职业足球赛场到职业篮球赛场,外助数量确实让很多职业联赛都感到“头疼”,但就像ACB联赛如许只管引发一些不满但还是一连利用外援的原因实在也很简朴,外助真的已经成为职业联赛的一部门,一昧限定外援数目的确存在让职业联赛变得不够好看的危害。

  从新以CBA联赛为例,要是彻底没有外助,那么CBA联赛恐怕会丧失很大一部门观众。这或许便是CBA一方面限制外助出场时候,另一方面却不得不将外助数目提升到4人的原由。

  本土球员不愿意“走出去”?

  易建联和姚明相顾无言。

  说到外助的题目,很多人生怕都市提到由于不限定外助而彻底消灭的菲律宾联赛,可是,简易地通过限制外助进场时间来提拔本土球员的竞技水平,又恐怕不是一个真正办理标题的方法,这也的确会让CBA感到头疼和矛盾。

  连续回首中国男篮在男篮全国杯的糟糕体现的确没有什么意义,而真正居心义的是,中国男篮的“国手们”,的确缺乏国际比赛、与国际顶级球员抵拒的市价——与波兰男篮、与委内瑞拉男篮的角逐,其实已经深刻体现了这一点,当李楠无奈高喊“太紧急”时,确实让人感到沮丧。

  在男篮世界杯揭幕之前的系列热身赛上,中国男篮其实贫乏高质量的角逐,而这也同样成为中国男篮尽量集训时间场、热身赛参预场次多,却依然缺乏经历的重要原因。在本届男篮全国杯上,易建联确实是中国男篮表现最为精彩的球员,这和他的小我手段、严肃的自律有关,但恐怕也同样和他曾经有过较长的“外洋效力背景”有关。

  因此,CBA联赛与其过程政策为本土球员争夺更多的进场时间,不如想措施让更多的球员“走出去”,去其他联赛的赛场上直接与这些国际球员举办对话。

  但题目又来了,在“CBA2.0”中,CBA同盟对于本土球员的顶薪也举办了规定,根据规定,2020-2021赛季本土球员的顶薪将到达900万元人民币,当然减色于现在哄传的一些本土球员的年薪,但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大大都多半国手恐怕都会拿到如许的年薪。

  如许的年薪或许减色于外援,但放在任何一个联赛也并不是一个“寒酸”的数字。自己或许拿到高薪,在政策的护航下还能获得更多的出场时候,中国男篮的顶级球员又何必去其他联赛“冒险”?

  话又说回归了,不管对于如今的中国男篮有多少不满,中国男篮依然算是一支活着界篮坛、至少是亚洲篮坛依然具备一定竞争力的球队,而且在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之内,崇尚“小快灵”的中国男篮也从来没有什么“海归”的概念。并且连年来的CBA联赛,也确实是能够用不断向好来形容。

  从这个角度看,现在也许照旧应该对“CBA2.0”连接必然的乐观,但标题在于,要是此次外助新政颠末实践检讨后无法真正晋升本土球员的竞争力、无法真正提升中国男篮在国际赛场的成绩,因为这个新政所损失的时间却永久无法填补。

  经过二十多年的成长,CBA联赛正处于一个黄金般的上升时期,要是由于一些原因“开倒车”,CBA的损失,又该由谁来填补?

今日推荐
日本队蝉联女双冠军,这对搭档会是明天的伊藤、平野吗?-乒乓国球汇
日本队蝉联女双冠军,这对搭档会是明天的伊藤、平野吗?-乒乓国球汇

2019国际乒联巡回赛总决赛,中国队得到...[详细]

独家专栏
精彩推荐
热门排行